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68|回復: 0

北京車牌指標的租賃江湖:4萬元租5年 6萬可買斷

[複製鏈接]

中班

威望:   3500
金錢
0
註冊時間
2017-2-16

4

主題

119

帖子

0

好友
發表於 2017-5-24 12: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每個雙數月的26號,吳凡都會格外關注手機短信。因為在這一天,北京市小客車指標的搖號結果,將會以短信的形式發送到他的手機上。


“很遺憾,本次搖號未中簽!”4月26日,這條熟悉的短信又一次彈出在吳凡的手機螢幕上。在2017年第2期的搖號中,第28次參與的吳凡,依然沒能從千軍萬馬中突破重圍。那塊藍色的鐵牌,對他來說還是那麼遙不可及。


“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沒車,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都太不方便了。”家住靠近北六環的沙河、單位在北二環安定門的吳凡,已經厭倦了工作4年來每天在公交、地鐵上的擁擠;而隨著女兒在去年的降生,一家三口的出行需求儼然擺在眼前。


找個路子弄塊牌、買輛車,成了壓在吳凡心上的頭等大事。


仲介標價:4萬元管5年 6萬元可買斷


“安全辦理北京車牌轉讓、長租短租,徹底解決搖號難題!”聽朋友說網上能找到不少辦理北京小客車指標出租業務的車務公司,沒費多大勁,吳凡就搜索到了上面這條廣告,與一名長期從事這項業務的仲介搭上了線。


“有些人手上有閒置的北京小客車指標,就會考慮拿出來租給別人用。”仲介告訴吳凡,對外出租指標的人被稱為“標主”,既有暫時不考慮買車的,也有手上指標多到用不完的,“像你這樣一直搖不上號、又有需求的,來我這買指標的太多了。你可以考慮三五年先暫時租用一個指標用,也可以多花些錢長期買斷一個指標,使用期限為20年”。


經過向仲介的一番諮詢,吳凡明白了這種“買指標”的操作方式:買標人租到標主的小客車指標,自己買車後用這個指標來給車輛上牌;由於小客車指標歸標主所有,因而車輛的所有權也登記在標主名下,只不過日常車輛的使用都歸買標人。


而“買指標”時間的長短,在業務辦理上也存在些許差異:如果是5年以下中短期租用的話,買標人在車輛上牌後,必須將“綠本”(機動車登記證書)押在標主手上;如果是長期買斷指標的使用權,買標人可以保留“綠本”。


至於“買指標”的費用,仲介介紹,1年、3年、5年租期的價格分別為1.2萬元、2.7萬元、4萬元,年單價隨著時間增長而不斷降低;而如果想買斷的話,則需要花費6萬元。


“這個價格都是公開透明的,各家車務公司基本都一樣,仲介的傭金也包含在裡面了。”仲介表示,“如果可以接受,我會帶你去和標主見面,瞭解一下標主的情況,覺得合適的話,我會提供協定給你們當面簽署。”


在仲介所給出的一份名為“小汽車車牌指標租賃協議書”上,詳細列出了買標人與標主雙方的權利義務——


雖然車輛登記在標主名下,但標主需承認買標人對車輛享有所有權等權益,並不得對車輛主張任何權利;買標人必須全款買車來登記在標主的小客車指標下,不能夠以標主的名義來申請任何類型的購車貸款;買標人需自己購買車輛保險,且第三人責任險不得低於100萬元;車輛的年檢、違章須由買標人自己處理,不過標主有義務配合完成,可以提供其身份證影本,必要時也可本人到場;買標人需承擔用車過程中產生的一切事故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和法律責任,不得牽連標主……


“你簽了協議後,只要準備好錢買車就行了,之後的驗車、上牌等工作,我們都提供一條龍的服務,你完全不用操心。”仲介說。

“君子協定”:屬無效合同 雙方均有風險


聽完仲介的介紹,吳凡有些心動。但有個問題,一直在他心頭縈繞:這種租用他人小客車指標的做法,是否合法?


對於這個問題,仲介倒也沒有回避。


“不瞞你說,政府一直在打擊小客車指標的轉讓行為,這項業務本身並不合法。不過你放心,我們公司做這個已經很多年了,經驗很豐富。拿上面的這份協議來說,這是我們請專業律師起草的,就是為了盡可能保護買賣指標雙方的經濟利益。”仲介說。


這樣的回答,並沒有打消吳凡的疑慮:如果租用指標的行為本身就不合法,那麼基於此所簽訂的協議,還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嗎?


其實,早在2011年10月26日,北京市小客車指標調控管理辦公室就公開聲明,所謂“租車牌”“以租代售”等購買小客車行為存在風險,提醒廣大市民請勿輕信。


在《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實施細則(2013年修訂)上,法治週末記者也看到,其中第31條明確規定:“小客車指標確認通知書僅限指標所有人使用。對於買賣、變相買賣、出租或者出借小客車指標確認通知書的,由指標管理機構收回已取得的配置指標或者更新指標、三年內不受理該申請人提出的指標申請。”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也曾於2015年對“借名或租牌買車風險”向社會作出提示,認為借名或者租牌買車行為,租牌人和出租人都有風險——車輛登記名義人請求返還車輛,實際出資人存在喪失車輛佔有的風險,如登記名義人負債或者破產,登記在其名下的車輛很有可能被法院強制執行;而發生交通事故時,出租人則存在承擔連帶責任的風險。


“借名買車違反了《調控規定》的相關規定,擾亂了國家對於居民身份證和北京市對於小客車配置指標調控管理的公共秩序。根據合同法第七條關於當事人訂立、履行合同,不得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規定,與他人簽訂小客車指標(牌照)租賃和買賣協定的行為屬違法行為,這樣的合同應屬無效,無法受到法律的保護。”北京法院網上對於北京小客車指標租賃、轉讓行為,有著這樣的解釋。


在吳凡的反復追問下,仲介坦言,買標人與標主之間私下簽訂的協議,只能算是個“君子協定”,“對於講規矩的人肯定管用,對於不講規矩的人,你們簽什麼也都沒用”。


不過,仲介依然反復強調,即便這樣,風險也基本為零,“所謂的風險,無非是標主擔心你出事不管、霸佔車標不還,你擔心標主奪走你的車。我做了這麼多單生意,到現在也沒遇到過這些問題,大家都能依照協議辦事”。

向熟人租指標:有效降低風險 “凡事好商量”


“就是考慮到租用他人指標的風險問題,所以我才沒有通過仲介在陌生人那裡買指標。”與吳凡一樣,謝斌也是參加了幾十次小客車指標搖號都沒有中簽的苦主。最終,他從一位相熟的朋友那裡,“借”到了指標,買了輛車。


“雖說是借,但其實也是花錢租。只不過朋友之間租指標,更加知根知底,比從車務公司那裡租肯定靠譜多了。”謝斌說,2011年搖號政策剛出來時,他正好有一位朋友要離開北京,小客車指標用不上了,他便花了3萬元接手,相當於買斷了朋友的小客車指標使用權。


“當時考慮先用朋友的指標買輛車開著,自己也同時參與搖號,等搖到號了就將車再過戶到自己名下。”可讓謝斌沒想到的是,6年過去了,他仍然沒有搖中屬於自己的車牌,而這輛登記在朋友名下的車,也就由自己一直開到了今天。


謝斌回憶,他當時跟朋友也簽了一份關於車牌租賃的協議,約定了雙方的權利義務。但在他看來,這份協定與一般的租賃協定存在著本質的區別。


“我跟朋友之間關於小客車指標的租用,更多是基於信任而非金錢。3萬元就租個車牌用一輩子,到哪去找這麼划算的買賣?朋友幫我這個忙,這個錢只是一份感謝費,這份協議也只是一個形式。”


謝斌說,之所以找熟人租指標,最大的好處就是,無論有什麼情況出現,都能商量著辦,而不會像找仲介買指標,萬一出現糾紛,什麼協議都是廢紙一張。


“租用小客車指標不合法,這也不是什麼秘密。真的鬧上法庭打官司,簽署的這些協定都是不受法律保護的。”謝斌顯然研究過這其中的法律門道,“但在朋友之間,只要與朋友溝通好指標使用過程中的問題和解決辦法,我認為風險就小了很多。”


對於朋友間租用小客車指標是否更安全的問題,周濤與謝斌有著同樣的觀點。只不過,周濤是以標主的身份來看待這個問題的。


相比于吳凡和謝斌,周濤是幸運的。兩年前,大學還沒畢業就參與搖號的她,剛搖到第三次,就中簽了。


“我身邊那些想買車而沒有指標的朋友,都嫉妒死了,搖號結果出來的當天就有十幾個朋友找我要租指標。”周濤笑道,考慮再三後,她將自己的指標,租給了一位對自己有恩的師姐。
“師姐工作好幾年了也沒買上車,有剛需,而我當時還在上學,沒有買車的需求。”周濤說,當時師姐提出願意以每年1.5萬元的費用租這個指標,她爽快地答應了。


“師姐不知從哪找了份租賃協議要跟我簽,我就覺得沒什麼必要。當時師姐明確表態,等我需要買車的時候,會將指標還給我,她再想辦法弄一個。”周濤說。


協議簽完後,周濤也沒有保留,都放在了師姐那裡。“我倆關係一直都比較好,我不擔心師姐會坑我,師姐也不擔心我會賴她的車,大家也都省心。現在看來,師姐給我的價格還高於市場價呢!”


存在根源:供需不平衡 市場還將火熱


“我也明白,雖然朋友之間租用小客車指標相對安全很多,但這依然不被法律所保護。只不過,現在想要搖個號,實在太難了,只能通過其他途徑來解決現實的買車需求。”謝斌無奈地說道。


據北京市小客車指標調控管理辦公室公佈的資料顯示,在4月26日剛剛過去的北京2017年第二期小客車指標搖號中,個人普通小客車中簽率創歷史新低,僅為0.122%,相當於817個人搶一個指標。


“這個中簽概率跟買彩票一樣,可遇而不可求。”根據2016年新出臺的普通小客車指標搖號階梯中簽率進階規則,從2011年底就開始搖號的謝斌,目前已經能夠享受到8倍的中簽率,但在這一輪搖號中,他還是再次錯過。


“久搖不中的人一大把,剛搖就中的人也不少,這到哪說理去?想買車的人搖不上號,搖上號的人不一定買車。”謝斌認為,搖號上牌的政策看似隨機公平,卻也在現實中造成了巨大的供需矛盾。


事實上,一直都有一種聲音,在為更改北京小客車指標的搖號政策而呼喊——建議北京市參考上海、廣州等地的車牌拍賣制度,讓真正有購車需求的人可以通過競標的方式來獲得車牌。
然而,這種建議也有不少反對的聲音——小客車指標為社會公共資源,一旦進入拍賣市場、用錢來解決問題,會不會造成車牌價格高企、資源向少量富人集中,而讓普通民眾更難享有買車機會,進而產生新的矛盾?


如何實現機動車數量的合理、有序增長,已經成為當下城市治理的核心問題。目前,我國實行小客車指標調控的城市越來越多,但只有北京市對小客車指標的配置實行單獨的搖號政策。


與北京不同,上海對小客車指標的調控,採用競拍的方式。而包括廣州、深圳、杭州在內的不少城市,實行的是“搖號+競標”政策。然而現實卻是,不同的政策,都會帶來不同方面的問題。


全國最先實行車牌拍賣制度的上海,已經被不少人詬病車牌價格過高。2017年5月,上海新一輪的車牌拍賣已經結束,最低中標價為90100元,平均中標價90209元。一塊車牌的價值,幾乎等同於一輛緊湊型轎車。


“自由買賣市場的封閉,自然會讓人們尋找替代方式來解決問題。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在政府多次強調小客車指標租賃不受法律保護的情況下,這個市場依然火熱,因為其有存在的必然性。”謝斌對於租指標一事,有著自己的理解:“據我瞭解,一些人在搖號政策出來前就囤積有大量車牌,這也給指標租賃市場的存在提供了土壤。”


“這麼多人搖號,有幾個能中的?我每個月手上都能弄到十幾個指標,分分鐘就賣完了。”看到吳凡依然在糾結租指標的風險問題,仲介也沒有放棄對他的開導,“你可以先和家裡人商量商量,我的微信朋友圈中平常會發佈標主的資訊,覺得合適的話,隨時再聯繫我。”


5月18日,烈日當空的北京發佈了黃色高溫預警,臭氧污染也同時來襲,然而這一切,都沒能擋住吳凡在東五環五方天雅汽配城的腳步——這一天,考慮再三的吳凡終於向現實投降,他和仲介約好,來到車務公司與一位標主見面,面簽3年的小客車指標租賃協定。


“這個指標是仲介之前替我物色保留的,標主正好今天有空,我就趕緊請假過來了。不趕緊簽約,這個指標也會被人搶走。”吳凡說。


“我已經看好了一台二手車,準備面簽完指標租賃協議後,就去買車上牌。”吳凡解釋,之所以選擇買二手車,還是因為擔心租用指標所存在的風險。“二手車價格不高,不到10萬元,就算發生什麼問題,損失也不會太大。”


“沒辦法,家裡確實需要輛車。等我自己搖上號?不知是哪個猴年馬月的事了。”吳凡說。


來源:騰訊新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台商太太新天地 ( 沪ICP备11023311号 )  

GMT+8, 2018-7-17 02:06 , Processed in 0.29980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Taimaclub

© 2005-2018 Taimaclub.Com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0115号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